网站建设,网络公司,网站推广,网站维护,自能化建站-广西桂林启动网络有限公司

“环保斗士”生命最后的91秒:被拖行2.1公里 尸

文章出处:百度 │ 网站编辑:admin │ 发表时间:2019-12-14 14:08 我要分享

左手大拇指紧扣右手,眼底发红,参与了那次行动的大溪中队队员颜伟国一想起队长陈奔被撞牺牲的过程,就抑制不住悲伤。这是陈奔牺牲的第20天。

12月1日,连熬两天夜的陈奔终于锁定非法倾倒固体废物案的犯罪嫌疑人。趁高速路口红灯,陈奔上前示意犯罪嫌疑人配合调查,嫌疑人反而猛踩油门,将前方的陈奔撞上引擎盖,拖行91秒,距离达2.1公里,导致陈奔牺牲。

陈奔牺牲后,妈妈住进了医院,家里人匆忙来了趟办公室,键盘边的胃药、窗台上的航模、随身带的执法手册都带走了。五六张蓝色便利贴粘在屏幕上,那是原本接下来一两周的任务安排。

办公室门口的人员去向牌上,同事们把陈奔拨在“正在办公”,墙上优秀党员的证件照里,陈奔扬起了嘴角。

2013年,陈奔进入温岭市环境保护局工作。2015年3月至今担任温岭市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兼大溪中队中队长,负责管辖大溪镇和横峰街道这两个工业重镇。

温岭是“中国水泵之乡”、“中国鞋业名城”,“家家户户办工厂”形容这里并不夸张。据市环保部门统计,当地一线执法人员平均每人每年需要完成200件以上环境信访投诉,18件以上配套办法五类案件,20件以上行政处罚案件。每个行政处罚案件完结至少需要三到六个月的时间,跑现场七八趟。即使不算量大面广的日常巡查监管和行政管理工作,每人每年也至少需要出动780次。

“陈奔所在中队移交来的案件占全市的1/3以上。”原温岭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犯罪侦查大队副大队长王戎告诉记者。

一上任,陈奔就带着队员们在很短时间内跑遍了辖区内的144个村居,摸清10000多家登记在册企业主要分布情况,每周还要至少一次主动去企业巡查。

温岭市环保局年信访量在2000件左右,5个分局、中队中,大溪中队信访量达到了25%,调处率和满意率达到了97%以上。而他们只有6名队员。

环保执法人员人手一本的《环境保护执法手册》一直被陈奔随身携带。办公桌上,大气污染防治操作、建设项目环保条例释义、行政执法证据收集运用等书籍摞在一旁。“他就是那种很钻的人,学习能力很强。”与陈奔同时参加工作的副中队长方成回忆,工作仅一年多后,陈奔便对各类污染物排放标准、各项环保法律法规条文了然于胸,同事们都称他为环境监察“百事通”。

环境监察过程中无意拍摄的工作照片,现在翻看,陈奔都是趴着、蹲着、舀水捡土取证采样,“好容易拍到一张正脸,他就说,‘把我拍丑了’。”想到这儿,同批参加工作的应静瑶红着眼圈笑起来。“太臭美了这个人。”

大溪一加工点非法处理金属表面,污水直排污染严重。按流程,环保执法人员在排出口取样,便可送去检验。而为了使前期的取证更加详实,陈奔挖开地下的管道,整整挖了半米深、七八米长。

2017年5月15日,大溪环境监察中队接到群众举报,在横峰街道后洋村有一家非法金属表面处理加工点。为不惊动该点,第二天陈奔便独自到横峰街道后洋村暗访调查,发现非法加工点采取“打游击”方式逃避部门监管,白天关门,晚上生产而且门窗紧闭。

陈奔安排执法人员轮流蹲守,自己连续三天后半夜守在现场。5天后,接到加工点正在生产的汇报后,陈奔立即联系公安机关一同赶赴现场,当场查获加工点老板刘某在内的7人正从事非法金属表面处理加工。经查,该点产生的废水pH值为2,重金属铜超标达1200多倍,锌超标60多倍,铬超标10多倍。

“小陈队长总是带头工作,铁面执法。”59岁的大溪中队工作人员卢昌东回忆,今年5月,大溪中队查处了一起环境违法案件,事后有人打电话说情,被陈奔一口回绝。第二次打来电话,被陈奔直接“拉黑”。

在他的带领下,大溪中队未发生过一起违法违纪行为,未出现过一起群众投诉举报。2015年-2017年,陈奔连续三年在温岭市环保局年终考核中均被评为优秀个人。大溪环保中队也被评为局先进单位。今年3月,国家生态环境部通报表彰的2017年全国环境执法大练兵100名表现突出个人,陈奔位列其中。

陈奔的高中同学陈增说,毕业十几年,几乎已经忘了陈奔的样子,但看到新闻的那天,突然想起当年陈奔借给自己的一本书上写着的这句话。

随着国家对环境污染的打击日益加重,许多小作坊式的工厂在被查封之后,严格的处罚往往成为对整个家庭的严重打击。

因此即便案件已经移交给警方,陈奔还是会追着打听。“对于陈奔来说,法律之外还有人情在。”原温岭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犯罪侦查大队副大队长王戎说。

一次执法中,嫌疑人因废水超标排放被公安拘留,他的妻子带着孩子找到陈奔哭诉,丈夫是一家老小的唯一经济来源,陈奔看不过去,私下掏给她1000块钱。

大溪镇制造企业小而散,行业提升整治后,陈奔就隔三差五走访企业进行指导;当地一家大型印刷企业污水处理设备处在达标边缘,陈奔多次建议,为了后续企业发展尽早更新设备;回访企业废沙处理情况,陈奔连跑三家砖厂查看交易记录,亲眼看到废沙变砖头才放心。

有时工作累了,陈奔也会像所有年轻人一样发朋友圈吐槽,跟朋友开玩笑要换工作,但每次这样的负能量又都像他随后删掉的朋友圈,不会在他身上留下印记。

12月1日,出门前陈奔一如往常地告诉妻子,今晚加班。事实上,陈奔此前已经连续熬了两天夜,如果顺利,他手头正在调查的非法倾倒固体废物案当天将实现关键性突破。

两天前,大溪环境监察中队接到“110”转来的群众举报,大溪镇沙岸村沙岸工业区施工场地有固体废物非法倾倒在当地饮用水水库的大坝脚下。最近连续接到多起非法倾倒固废的举报,一直没追查到嫌疑人。

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组织开展了“清废2018”专项行动,对固体废物非法倾倒、处置等违法行为实行“零容忍”。

现场勘察监测,固体废物达30吨,废电容、线路板等危险废物与此前几次非法倾倒危险废弃物相同,陈奔和同事意识到这可能是个串案窝案。顺着线索调查到的倾倒工依次供述出上家,直至牵出第四个嫌疑人——组织此次非法倾倒的王某某。

12月1日17点55分许,在大溪派出所的配合下,陈奔和大溪中队队员颜伟国等人在81省道复线锁定了嫌疑车辆,并尾随其后。再往东走便是东海塘,那里路多车少,控制嫌疑人将更加困难。于是趁路口红灯,陈奔下车出示执法证件,示意犯罪嫌疑人配合调查。而在指示灯由红转绿一刻,嫌疑车辆突然左打方向,直冲陈奔方向,撞开警方车辆,加速逃离。来不及反应的陈奔直接被撞上引擎盖,被加速拖行。

颜伟国立即开车追赶,但嫌疑车辆最终还是逃离了。原路返回寻找陈奔的过程中,颜伟国注意到路边交警正在处理事故,碎裂的眼镜被甩在一旁,死者已经血肉模糊,难以辨认。

最终通过掉落在路边的工作证,交警确认了死者正是陈奔。通过监控和走访最终确认,陈奔被嫌疑车辆拖行了91秒,拖行距离达2.1公里。

作为家里独子,陈奔特别喜欢小孩,还没有孩子的他就把同事的孩子豆豆当做自家的对待。

“陈奔哥哥没有了,他以前对我很好的。”听妈妈说陈奔哥哥牺牲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六岁的豆豆坐在陈奔办公室的沙发上默默地哭了起来。

更多